疯狂的华人补习班,去还是不去

时间:2019-11-27 15:59来源:必发365手机版登录
胡启元是一个充满浪漫情怀又不断激励自己进取的姑娘。她坚信,出国留学不是为了“镀金”,更不是盲目崇拜,而是为了能够更好地了解世界。这是她(右)在法国参加课程时和同学

图片 1胡启元是一个充满浪漫情怀又不断激励自己进取的姑娘。她坚信,出国留学不是为了“镀金”,更不是盲目崇拜,而是为了能够更好地了解世界。 这是她(右)在法国参加课程时和同学在一起。 (照片由作者提供)

根据多伦多大学官网的最新数据,该校目前有中国留学生11544名,占总留学生人数的75%。数量庞大的中国学生为这些由中国人开办、使用中文教学的补习机构提供大量市场。

图片 2

法国近期对高等教育进行了大幅度改革,其结果是在法国公立大学就读的欧盟之外国家的学生注册费大幅上涨。

“下次,当你看到补习机构又在门口发传单的时候,我建议你回答:‘谢谢,我不需要这些厕纸。’”

中国侨网12月17日电 据日本《中文导报》报道,2018即将过去,回顾过往,可以说,广大在日中国留学生的2018年,既充满机遇又面临挑战。

一波未平 一波又起

阿方索·格莱希亚萨兹(Alfonso Gracia-Saz)是多伦多大学(后文简称多大)数学系的助理教授,他多年担任MAT137课程主讲。去年,他和助教发现这门课上有52份作业出现完全相同的错误答案。经过调查,阿方索发现这些学生都上了校外补习班,并且都使用补习老师提供的错误答案。

中国留学生打工变迁

2018年11月19日,我从学校图书馆回到宿舍,准备尽快完成工作量很大的法国交换生预签证手续。可是刚连上法国高等教育署的官方网站,就发现页面加载变得十分缓慢。系统明明提醒可以进入下一步程序,但是我无论如何都无法打开网站查看详细信息。“糟糕了,难道是网速问题?”我不断刷新页面,重启电脑,但依然无效。

“他们这是在害我的学生,我不允许他们这么做。”2018年秋新学期开始时,阿方索曾在课堂上告诫大一新生要远离补习班。

“当年到日本留学真是太辛苦了,没留下什么美好回忆啊。”目前在中国国内高新产业园区担任招商工作的朴瑞洋苦笑着说道。

隔日清早醒来,我再次迫不及待地打开法国高等教育署的官方网站页面,这次很顺利地进入账号;同时,首页原先的文字已被醒目的蓝色法文更替:从2019年9月开始,法国针对非欧盟国学生公立大学注册费本科变为2770欧元;硕士博士注册费上涨为3770欧元。

需求热

1990年,朴瑞洋在中国取得硕士学位后来到日本,考入东京一所国立大学大学院进行博士课程学习。仅靠奖学金远远不能应付生活的开销,所以朴瑞洋找到了一家位于池袋的中华餐馆,在那里打工。他说:“当初为什么会选择中华料理店,是因为接受中国留学生打工的店不多,中国餐馆算一个。”

对于计划近期赴法的学子而言,这算得上是一个伤心时刻。

令阿方索教授深恶痛绝的补习班,在华人学生圈里相当有市场。这类补习机构在多伦多并不少。界面新闻了解到,在多大18级新生群里就有Easy4.0、Talent Education、Bluekey等不下10家补习班“入驻”。

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中国国内大学生稀缺,像朴瑞洋这样攻读博士的学生绝对是朋友亲戚眼中的“天子骄子”。但留学日本让很多事情都发生了变化,朴瑞洋的时间大多消耗在了刷盘子上。“打工时,偶尔也有日本人看不起中国服务员。我们那个时代留学生只能做中华料理店的服务员或者送报纸,现在很难想象。”朴瑞洋说道。

几乎就在同时,法国的“黄马甲运动”也开始逐步升级,但是还没有闹到为世人瞩目的程度。此前,法国的本、硕、博注册费不过几百欧元啊。注册费涨价的消息传开后,迅速在所有即将赴法的学生群体中吵翻了天。一夜之间,我所在的留法群里有关涨学费的讨论铺天盖地,法国的公共媒体则开始谴责这则新政。

补习班大多由华人开办、使用华语教学,而数量庞大华人学生提供市场基础。根据多大官网2017年9月至2018年的最新数据,多大目前有中国留学生11544人,占总留学生人数的75%。

到2000年为止,中国与日本之间还存在较大经济差距,中国留学生需举全家之力才能负担在日本留学的费用,而他们可以打工的地点也仅限于报纸配送站或餐厅。2008年毕业于九州某大学的马青,料理店成为了他日夜埋头努力打工的地方。他回首过往感叹道:“不自己赚学费不行啊,虽然大学教授几次让我减少点打工时间,但没收入来源怎么维持生活呢。最后搞得连参加研讨课的聚会都是奢侈。”

去法国 就要接受那种“独特”

它们的收费并不低。以最吸引中国学生的统计学专业为例,一节20人左右的小班周课,其价格是42-67加元(约220-350元人民币),一节复习课(Review Session)的价格更是达到100-200加元(约526-1052元人民币)不等。

时间进入2010年,随着日本国内人口减少,中国经济加速成长,中国留学生的境况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在确定去法国留学的第一天,我就被同学提醒过:那可是一个“浪漫且慵懒、热爱革命、憎恶改革”的国度。我起先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直到经历了非常非常漫长的签证材料准备和邮件往来过程,以及用时半个月之久才完成的住宿证明手续,我才终于理解并开始尝试适应这种慢条斯理的办事方式。

图片 3补习机构期末复习课的授课现场,该课至少有30名学生报名

在关西读硕士研究生的中国留学生包天花,大学3年级时以交换留学生身份到日本读书,然后直接考取学校的大学院读研,如今在日本的生活已是第五个年头。他表示,自己打工时没有因为是外国人而被歧视过。当然,店里也有很脾气不好的老员工,但老员工对谁都这样。

其实法国这场教育改革的本意,是让“几乎免学费”不再成为留学法国的主要理由;而是希望学生出于对优质高等教育质量的尊重而选择到法国留学。此次新政策中也提出,一些额外收入将被用于增加奖学金和费用减免名额。

即便价格高昂,许多中国学生还是愿意上补习班。

初来乍到,包天花从事的是一份停车场引导员工作。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这个工作是由上届校内中国留学生“传承”下来的,虽然工作费时费力,但同事大多是中国同学,容易相处,日语要求也不高,包天花一干就是半年。之后,他跳槽到学校附近的大阪烧料理店,工资能到1000日元一小时。研究生毕业前夕,他又到百货店当导购,小时工资达1500日元每小时。

那一下子涨了这么多,还去吗?就我个人而言,法国依然值得向往。法国高等教育历来秉承高质量教育思维。哪怕只是在短暂的一个学期内,也可以感受到所谓的法式教育深厚的历史文化积淀。今年上半年,我参加了法国里昂商学院的交流项目,就已经感觉收获挺多的,课堂上周围的法国同学都来自巴黎高校的律政和金融专业。我的课程项目合作伙伴Valen先毕业于巴黎二大的法律专业,再进入商学院学习,而且有丰富的实习经历。他还担任了我们组的协调官,游刃有余地推动所有项目的进程。课余时间我们可以毫无障碍地讨论历史、哲学和音乐等话题。

“学经济学或者统计学的中国留学生里,报名期末和期中复习课(final/mid-term review)的人最多,一般有几十人,多的话会有上百人。”Angela是多大应用统计系大二的一名中国留学生,她曾经在补习机构Easy4.0上过3门期末复习课。据她介绍,一些专业课程的期末复习课十分火爆,报名人数达上百人时,机构还会租学校大教室来上课。多大的官网显示,校外机构可以租用学校教室,租金为30-97加元每小时(约158-510元人民币),通过校内社团租教室还可享受优惠。

外国留学生在日就职或迎来最佳时期

法国里昂商学院亚洲校区负责招生的Olivia老师向我们介绍:“法国高等教育有两条线,分别是综合大学(Université)和‘大学校’(Grande école)。”前者承担大众的高等教育工作,高中生通过会考后,直接申请便可升入综合大学;而“大学校”的定位是培养军事、政治、科技与工商管理等精英人才,学生只有通过严格考试和选拔才能进入。以上的这些经历和认知都促使我想去法国留学。

图片 4遇到火爆的复习课,机构还会租用学校的百人大教室来上课

近年,日本国内深受少子化与人口高龄化的双重困扰,导致用工人手严重不足。为确保公司年轻劳动力能源源不断地补充,日本企业逐渐将目光投向外国青年才俊,留学生在日本就职或迎来最佳时期。

陈飞现在就读于巴黎三大。我们是在一次学术沙龙上认识的。他在社交网络上转发了同学们自发进行抗议的视频,并表示周围的朋友都非常抗拒此次涨价。他对我说,“其实这项新政刚出来的时候,全法并无多大反应。因为留学生手中没有选票,利益自然没有保障。但学生不应为政府的教育资金问题买单。学费涨10倍并不能显著改善教育质量。我们好几个留学生群里也都在讨论这项政策,却已经被反对声淹没。”

2017年5月,知乎上一个名为“如何看待多伦多大学众多华人补习机构的疯狂崛起”的话题引来网友热议。一些网友认为,从提高绩点和耗费时间的比例来看,补习的性价比很高。

5月21日,埼玉县劳动局开展了一场雇用留学生企业研讨会,共吸引了55家日本公司参加,其中不乏受劳动力短缺之苦的中小企业。据调查,2018年度应届大学毕业生的求人倍率为1.88倍,呈7年连续上涨态势,这意味着100个求职者就有188个就业岗位。如单算中小企业,求人倍率已达到9.11倍,为有调查以来的最高数字。

陈飞已在法留学将近两年,所以对法国政府现状也表示理解:“现在法国政府财政困难,才不得不放弃了早先的一些教育理念。”“好在我已经把今年的注册费提前交了。”陈飞发来一个捂脸笑的表情。因为临近毕业,所以2019年开始的留学新政不会影响到他的学习生涯。但是,对于刚开始和即将前往法国的留学生来说,这会成为一个不得不考虑的问题。

“为了不挂科或者为了更好的成绩。”Angela认为,多大是一所宽进严出的学校,学渣想要通过考试、顺利毕业,会把补习当作救命稻草。还有一部分中国学生,因为英语太差,听不懂老师上课在说什么。“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就干脆不来上课,快要考试了再赶紧到补习机构里用中文重新学一遍。”

一家经营金属模具的用人单位表示,他们在平成23年开始聘用中国留学生,迄今为止已有22名留学生人才在公司工作。因为留学生来自不同国家,人脉遍布世界各地,从而还扩宽了企业的销售渠道。

认真学习 保持理性观望

多大课程难度的确让学生们颇感吃力。《全美学生参与调查》(NSSE)是美国印第安纳大学主持的一项有关本科生学习体验的调研,多大2011年曾参与其中。数据显示,多大大一和大二学生反馈的课程难度系数分别为52.5和56.8,略高于同期加拿大其他高校(51.3和54.8)。另外,根据加拿大大学排行榜Maclean在2018年给出的数据,多大的毕业率为79.4%。仍有一些学生无法顺利毕业。

针对日本国内用工难的情况,日本厚生劳动省还积极制定政策,以促进留学生在日本就职。例如,在日本各大城市的“应届毕业生支援HELLO WORK”开设“留学生角”,提供具备专业知识的求职规划人帮助留学生找工作。包括今年新加入的静冈在内,目前在日本国内已有18个城市开设了这项服务。

来自法国高等教育署的数据显示,目前,每年有超过11000名中国学生选择赴法留学。

也不是每位上补习班的学生都是临时抱佛脚。对有一部分人来说,补习是锦上添花的存在。“有些教授讲的不是很具体,我自己复习起来会比较吃力。”Jane是大二应用统计学专业的学生。在她看来,多大每位教授都有个人风格,当学生不适应时,为了不挂科,就会去补习班充电。

从平成29年开始,位于东京、爱知、大阪的外国人雇用服务中心以及中心内的“留学生角”还配备了职业顾问及曾在入国管理局任职过的相关人员,给企业提供再留资格变更手续等的咨询。另外,这三处外国人雇用服务中心还于2018年的6月15日(大阪)、7月5日(东京)、7月6日(爱知),分别举办留学生就职面试会。

宋儒是我在一门选修课上的同班同学,也计划明年下半年前往法国读书。我们二人境遇相近,于是近来经常交流。当初她选择法国留学的主要原因也非常简单:学费低廉。过去法国公立大学除了收一点注册费外,其他所有都是免费。

“补习班老师比较熟悉教授的出题套路,有经验,而且会帮学生整理好复习资料,比我自己花几小时整理的质量要高。”Jane说,遇上优秀的补习老师,学生的确能学到知识、提高成绩。如此来看,补习机构起到积极作用。

不仅官方对留学生就职支援增加了力度,一些专门面向留学生的民间求职中介公司也慢慢多了起来。

收费新政的消息一公布出来,她就主动打电话向我抱怨:“巴黎房租就很贵啊,注册费再涨上去,以后要为生计发愁了。当然,新政鼓励我们认真学习拿奖学金。也不赖!”

另一些学生则更为“精打细算”:与其挂科缴费重修,不如一次性花钱上补习班来得划算。

据了解,一位名叫冢本将的年轻人在名古屋市弘创办了“Harmony For”求职中介,致力于援助留学生找工作。面试等大企业招聘活动解禁时间是每年6月。然而在这一阶段也有很多学生已获内定,缺乏信息的留学生容易起步较晚。冢本在求职活动开始前就举办留学生聚集的交流会,以便向他们介绍说明日本企业文化和尽早准备的重要性。

学费上涨引发的反响不断发酵。12月11日,法国费加罗日报和自由南方报等多家媒体都在官方网站上刊登了消息:法国多地高中生和大学生集会,罢课封校,游行抗议政府新规中的高中会考改革和上涨外国留学生注册费。这一天被媒体称作“黑色星期二”。

有需求就有市场,华人补习班的大量出现有其合理性。但在补习机构疯狂瓜分市场的同时,也出现不符合法律规范、学术规范的行为,这正是阿方索抵制他们的原因。

求职活动正式启动后,把日语招聘信息翻译成英语、泰语、越南语提供给留学生。从1月至2月左右,接受“如何写简历”、“面试中该说什么”等咨询。

不过,罢课集会和“黄马甲”这样的游行也可以理解为当地的一种文化现象。当地的每次游行都要申请,经由审批同意、进行备案之后才可以进行,这样一来,大部分游行并不是想象中的杂乱无章。我最近不断这样开导自己。

卖作业

2017年,冢本参与了约60人的求职活动,其中6人在机器人相关企业等就业。一名台湾男子回顾称日本的求职活动很独特,也受到歧视对待,很痛苦。他反复与冢本练习面试,拿到了名古屋市的仪器制造公司内定。他表示,一直处在不安和焦躁之中,能向冢本咨询很安心。2018年,约50人在该公司注册,已有人拿到内定。

编辑:必发365手机版登录 本文来源:疯狂的华人补习班,去还是不去

关键词: 补习班 不去 法国留学 疯狂